1.甲先生去一家公司面試。他走進公司的電梯看到一位和他一樣西裝筆挺的年輕人(乙先生),於是友好的和乙先生打招呼:“你好”。事後甲先生也沒有在意,覺得乙先生不過是個和自己一樣去面試的人。
 
2.在一陣等待後,終於到甲先生面試了。進了辦公室一看,呀,原來這個公司的老總竟然是乙先生,剛才在電梯裡真沒看出來,這麼年輕,這麼有才幹。因為在電梯裡和老總友好的打過招呼,所以面試很順利,甲先生的心情也很好。甲先生覺得乙先生很好,很平易近人,很親切,也很敬佩乙先生。
 
3.甲上班後的一天。甲在工作時間正在玩電腦遊戲。正巧,老總進來了,看到了,瞪了他一眼後。甲冒了一身冷汗,事後回家就琢磨這事,原來乙先生這麼厲害。親切感沒了,以後每次見到乙先生都戰戰兢兢的,就怕乙說他上班打遊戲的事。
 
4.甲去澡堂洗澡,正巧碰見乙,看到乙和他一樣一絲不掛,覺得乙也沒什麼了不起,也和他一樣。接著又通過和乙的交流,逐漸畏懼感沒了,親切感回來了。兩人越聊越投機,成了好朋友。
 
5.甲帶乙去甲家做客。甲父剛出過車禍,腿有傷,還沒恢復。甲父見了甲的老總後,也沒打招呼,就進自己房間去了。甲沒在意,和乙聊的還是很投機。
 
6.甲送走乙回家後,父親大怒。告訴甲,乙先生很像撞傷甲父後駕車逃逸的司機,由於乙是甲的老總,而且沒有確認就沒說出來。甲憤恨之心油然而生。由於沒有確定,也沒有證據,所以沒辦法,還要在乙的公司忍氣吞聲。不過對於乙只是唯唯諾諾,應付了事罷了。
 
7.乙知道甲父出車禍受傷,買了水果來看望甲父。乙走後,甲覺得,雖然乙沒有承認,但是這樣能拉下面子回來看已經很不錯了。對甲的印象稍微改善了一些,不過還是不能原諒乙。
 
8.事有巧合,剛剛有目擊證人舉報,警察抓住了撞甲父的肇事司機,可是不是乙。甲和甲父都感到萬分羞愧。乙還帶東西來看甲父,他們都沒有好好招待乙,還冤枉了人家那麼長時間。
 
9.甲主動去找乙,把事情來龍去脈說清,承認錯誤,得到了乙的原諒,兩人友情恢復了,而且越來越深厚。
 
10. 50年後,甲去醫院看病,走進電梯,看到一個和他一樣年紀的老人,於是打個招呼說:“你好”。甲對那個老人沒有在意,覺得不過是個病人而已。
 
11.在看病的等待期間,兩位老人閒聊。通過聊天,才知道,原來那位老人就是失散多年的乙。兩人一見如故,連病也顧不上看了,在那裡深情敘舊。
 
12. 10年後,甲去公墓給祖先掃墓。甲看著乙的親屬拿著乙的骨灰從自己身邊走過。由於不知道,甲只以為這是陌生人的骨灰而已。
 
在這個故事中,乙先生一直沒有變,而甲先生對於乙的態度和感覺一直在變:
 
1.乙是平常人;2.老總,敬佩;3.檢查官,面臨失業或處罰,畏懼;4.和自己一樣的平常人,朋友;5.朋友;6.仇人;7.有點原諒仇人了,沒有完全原諒;8.愧疚、慚愧;9.大好人,好朋友;10.陌生人;11.失散舊友,親人;12.陌生人。
 
乙從沒變過,我們的本性也從沒有變過,是什麼使我們的態度發生如此戲劇性的變化呢?
 
創作者介紹

象牙塔裡的寄居蟹

象牙塔裡的寄居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